今天是
       
 
校园动态
 
 
 
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动态 > 校园动态
     
 
他一年获得授权专利56件
 
来源:德阳日报   作者:王三春   发布时间:2017-04-12 09:24:00      
 

他一年获得授权专利56

——颜子博老师一家的故事

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颜子博在癌症康复期间,撑着虚弱的身体,在家里的小型实验室做实验。一年时间里,他获得授权专利56件。是亲人的相依相扶,给了他发光发热的力量。

  

颜子博的家是四口之家:爸爸妈妈和子博小两口。说起家里发生的各种有意思的事,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。经历了5.12大地震爸爸接到特殊任务、子博罹患癌症这两次非常事件之后,亲人之间愈发相依相扶,对内和乐美满,在外积善向上。

子博说:我的亲人,是一直支撑我的那只手,平凡时温暖,关键时刻给我力量。在前行的道路上,每当驻足下来,想一想家里的温情故事,就会有感动的心跳。

两个“非常时刻”

20157月,子博被查出患上了鼻咽癌,中晚期。得到消息两天后,妈妈张俊决定亲口来讲这件事:儿子,可能有些“不好的东西”要跑来你身上呆一下。看着妈妈“轻松”的脸,子博也用轻松的口吻说:是不是癌症哦。

一家人一刻也不耽误,分工明确:爸爸负责对外联系专家、租房等,妈妈包下后勤事务,妻子陪伴子博左右。入院、治疗、康复……一切有条不紊。特别在治疗初期,在那些琐碎的日子里,子博知道,对于亲人们来说,那必定是心碎难熬的时刻。直到现在,张俊和儿媳黄莉都“嘴硬”地表示,不曾在背后偷偷哭过。

子博自己呢,即使是承受着放疗化疗的痛苦,他脸上也常常带着笑。住院部那层楼的医生护士和病友都知道这个“喜欢笑的大男孩”。他还运用所了解的知识来劝慰病友,告诉他们这个病是治愈率最高的三种癌症之一,而中国则拥有这方面最好专家和技术。

这一次,其实是这个家庭第二次应对重大时刻。第一次,发生于9年之前。

颜登云,子博的爸爸,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研人员,家里的顶梁柱。20085.12大地震的第二天,在成都读书的子博接到了研究院一位领导的电话:如果组织上安排一项工作给你爸,你支不支持?有什么意见?

几乎是同时,在绵阳工作的妈妈张俊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。母子俩并不知道,55岁的颜登云参加国家组织的一支特别专家抢险队,而且是队里年龄最大的成员。当时,他和其他队友已经集结完毕,只等一声令下,立刻开拔进入余震频发的山区排危抢险。

子博说,在特殊时刻接到特殊的电话,已经隐隐猜到,爸爸可能面临很大危险。但他和身在异地的妈妈却做出了几乎同样的回答:为工作,为国家,绝不阻拦。

事后,一家人回忆起当时的回应,如此的异口同声,却并不惊讶。因为这就是这个家庭对待工作的态度:尽己所能,在岗位上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家教“界线分明”

颜子博今年35岁,博士生。他20114月进入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材料工程系担任专任教师,后因为教学科研成绩突出,担任了材料技术中心主任职务。他说自己不属“学霸”类型,只是醉心于做实验。他主要从事工业废渣、建筑废渣、矿物应用研究,主持了一项市级重点科研课题、数个校企合作项目,还参与了多项科研课题。他还热衷于采用新型教学方法,并在工作之余指导学生科创项目。他发表了6篇材料领域的学术论文,其中《制备高熵合金涂层的方法》、《一种利用矿渣制备的人造土壤块》获得发明专利授权。

比较有意思的是,子博在生病治疗期间,根据专业所长与主治医生进行了科研上的合作,研制出了一种抵抗靶向药后期出现皮疹的面膜,先是在自己脸上试验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后又有病友向他索取,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目前这项研究取得的一些成果正在申请发明专利授权。

子博说,自己在研究方面秉承了爸爸的天赋,小时候,他常听爸爸和同事讨论工作讨论实验,“觉得非常酷”!待人处事的原则和方法,则缘于一直以来的家庭教育。父母对他的教育“界线分明”:

做事方面,是引导性、探索性的。比如小时候家里用的煤炉,为了不让儿子烫伤,爸爸让子博去碰一碰炉壁。感受到烫了,小子博赶紧缩回手,从此再不敢碰炉子了。从小到大,家里人常在一起探讨一些事,大家使用的口头禅是“你看这样行不行”“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”等等。

但在做人方面,则一板一眼,非常严格。子博有很深刻的挨打的记忆,一次是吃饭时用筷子敲碗边,一次是见到长辈没有问好,这两次都被打了手心。

家风乐观向上

《颜氏家训》是一本开后世“家训”先河的、我国古代家庭教育理论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。它也成了同样姓颜的子博一家的必读之物。子博说,他小时候就开始读《颜氏家训》,懂得了提倡学习,反对不学无术;主张“学贵能行”,反对空谈高论、不务实际等等。

在子博生病后,一家人始终相信医生、相信科学的力量。他们的行为和理念得到了医生、护士和病友的点赞,其中几人至今还跟他们小两口是好朋友。他的主治医生吴博士说,如果病人都像子博这样,治愈率就更高了。

有时候看到新闻或网上的奇怪言论,一家人会从科学的角度分析。比如前段时间,有几段“塑料紫菜”的视频在网上盛传,子博从自己材料学的专业角度与爸爸探讨,很快达成共识:这又是一次网络谣言。

这个家庭中的人有一个共同点:乐观。每天生活开开心心、打打闹闹,被朋友封为“吉祥四宝”。妈妈张俊爽朗大方,朋友称她“正能量姐姐”;爸爸以前很传统,渐渐被妈妈“带坏了”;黄莉和子博长得像、性格像、习惯也像。黄莉从事银行审贷方面的工作,在工作时很严格、守本分,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。但不工作的时候,就跟子博一样,乐呵呵的。小两口处理分歧的方式很特别,先是讲道理,最后就比“卖萌”,谁做的萌表情多就依谁。

子博在2015年年底出院后,根据病情的要求,没有再担任材料技术中心主任职务。但是他仍按照专职教师的要求上课,并在课余增加了公众号服务。他持续着对科研的热爱,尚在病体虚弱、站着都很费劲的阶段,就在亲人的帮助下,开始在家里的小型实验室做实验,他获得的56件专利授权,就是在这期间取得的。

德阳日报新闻链接:http://rb.dywang.cn/dyrb/html/2017-04/12/content_76507.htm

 
  四川省德阳市嘉陵江西路4号  邮编:618000     版权所有?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
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祥福镇青白江大道899号 邮编:610399     蜀ICP备12023699号